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官方商城 >
之后期期不落
* 来源 :http://www.potofshots.com * 发表时间 : 2021-02-06 17:24

如今,一些用人单位恢复兴办托幼机构,是正视职工需求的一种举措。杨慧认为,“现在职工对托幼机构的需求比过去高得多,重新举办并不是简单地恢复过去,而是要在保教质量、环境设施、卫生安全等方面提高更多。”

35所工会主席王莉告诉记者,托管子女从读幼儿园到上小学的都有,托管时间从8点至17点30分,职工可根据家庭情况自愿让孩子参加托管,午餐时孩子随父母去单位食堂吃饭。

相比社会机构,35所的职工“星睿妈”认为,单位开班最大的好处是放心。“看护老师是认识的,管理人员是同事,就像小时候在老师、邻居家等待父母下班,有信任感和托付感。而且托管班免费,也帮我们省了一笔花销。”

最近由于出差频繁,陈东只得将孩子送回老家。这时,托幼机构称要交“占位费”,来保住孩子在班上的名额和床位,每月300元,如果不交下次入托还得重新体检。“体检还得去区妇幼保健中心”,费时费力,陈东只能被动接受。

对于托管的紧迫性,政策层面已有所关照。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用人单位以单独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举办的方式,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

让陈东意外又惊喜的是,儿子上课时间与自己上班时间基本吻合:每天7点30分至8点送到,每周上5天,没有寒暑假。不同的是,托管班16点30分放学,延长接娃时间要另行付费,每小时20元,“这个时间点,多数上班族还没下班,只能继续花钱买服务。”

据介绍,这是35所开设寒暑期职工子女托管班的第9个年头。从2010年第一期开班,小沛然便参加了,之后期期不落。如今9年过去了,沛然已经成了托管班里的“大哥哥”,可以帮助老师共同管理、照顾弟弟妹妹们,有模有样。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李丹青)

试问,在办公楼里建亲子园、能每天带娃上班,对职工而言是何体验?在广州市南沙区的广东芬尼克兹节能设备公司,这样一项福利深受职工欢迎。

“亲子园不以赢利为目的,更多是福利,有利于员工队伍的稳定。”宋春伶介绍,有娃入园的职工每个月交纳学费1000元、伙食费500元。除此之外,师资、水电、场地、活动设施等都由公司补贴,公司每年要投入上百万元。

免责声明:

不同于寒暑期托管班,该公司开办的酷猴亲子园常年开班,招收1.2岁~6岁的儿童。亲子园园长宋春伶告诉记者,目前亲子园有40多名学生,他们的活动区域包括办公楼三层600多平方米的教室、二层的恒温泳池、五层的活动室以及办公楼外的菜地等。

记者梳理发现,用人单位开设托幼机构的模式主要有3种。一种是企业自行办班,如母婴家庭服务企业依托平台资源,从师资到教育体系设计均由企业自主完成;一种是引进社会机构办园,幼教机构以加盟或直营形式进驻企业,为企业提供定制的普惠型托幼服务;还有一种则是与社会机构合作,单位提供场地,第三方机构提供服务,目前较多用人单位采用这种模式。

腾一间会议室改造为教室、添置数把桌椅作课桌、购买并共享书籍建设流动的书柜、联系培训机构开设兴趣课、聘请退休职工担任看护老师……这个暑假,航天科工三院35所暑期职工子女托管班“如约而至”。

其实,在“企业办社会”年代,单位办托儿所、幼儿园,一度是主流模式。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杨慧向记者介绍说,当时企业承担着生产前后服务和职工生活、福利、社会保障等社会职能。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些弊病,比如单位负担较重、效率低下等。后来,在市场经济转轨时期,这些社会功能被逐步剥离掉。

针对孩子年龄太分散的问题,宋春伶说他们采用蒙台梭利教育中混龄教育的方式编班,将1.2岁至2.5岁儿童分为一班,2.5岁至6岁儿童合并开班。

眼下,像陈东这样切实存在子女看护难题的职工并非少数。为此,不少用人单位开办爱心暑托班,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长期以来,不少城市存在幼儿园数量不足、入园难、学费高等问题,而这种供需不平衡的状况,在二孩时代愈加凸显。因此,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自办托儿所、亲子园的模式更显可贵。

在杨慧看来,鼓励开办托幼机构,对用人单位是机遇也是挑战,不管采取哪种形式,“并不是出钱出场地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一定要建立相关标准和加强监管,这样才能将托幼机构做好,解决职工需求。”(记者